第二百四十六章 徒儿,你原来喜欢我这样(1 / 2)

翌日,季灵蓉用完午膳,就悄悄地来到了王太妃的寝殿。

她一脸慌张地道:“太妃,皇上想干大事,他逼着我把内务府总管撤了,换成了他自己的人,还说要选皇商,而且他好像不信任我,一直看着我。”

王太妃垂眸遮住眼中的阴霾,拿着茶盏沉思片刻,恢复和蔼的样子道:“选皇商一事哀家知道了,哀家猜测,皇上不信任你的原因是你经常到哀家这里,哀家和风王这些日子也被皇上盯着呢!”

季灵蓉面色大变:“那皇上说让我当皇后是试探我吗?幸亏我没敢答应。”

“你没答应是对的,只要你帮着风王得到皇位,皇后之位哀家会让风王给你,而且哀家不信皇上没有试探你的意思。”

“可是,如果皇上还让我当皇后,我也不能一直拒绝吧?”季灵蓉挠了挠头:“我也没有别的理由拒绝了,要不是我有风王了,我就直接答应了,皇后啊!想想就威风。”

王太妃凝眸:“武春,别忘了你是如何顶替的你.妹妹,若哀家告诉皇上,你认为你还能坐稳皇后之位?”

季灵蓉撇撇嘴:“皇上这么长时间都没发现我是假的,你说的话他能相信吗?要不是皇后与别的男人苟合,皇上也不至于废后啊!”

“你说什么?”王太妃放下手中茶盏,倾身关切地问:“皇上废后的原因是皇后与人苟合?”

季灵蓉微微一笑:“太妃,我没银子花了。”

王太妃:“……”每次来都得要银子!

季灵蓉收了钱,这才神秘兮兮道:“臣妾听说的,皇上那晚发现皇后脖子上有印记,所以没碰皇后,谁曾想皇后还怀孕了。”

王太妃忍住心惊,让季灵蓉离开。

但是她现在被看的紧,只能用暗线传信了。

季灵蓉怀里揣着银票,愉悦地离开。

她刚刚不断地在暗示,她有可能投靠皇上,就是想让皇上的臭棋变成好棋。

也是为了让风王更心急一些。

还有皇后怀孕之事,果然跟她想的一样,风王没有把皇后是处.女的事情告诉王太妃。

不过也可能风王自己都不知道,毕竟处.女.膜是有可能破掉的,这个朝代的选秀并不像历史上那么邪乎,看的是守宫砂。

想到皇上本来答应她昨日告诉她为什么没碰过皇后,结果她从下午一直睡到了快中午……

看样只能今晚了!

回到月梦楼,钱嬷嬷拿了一个包裹走了进来:“娘娘,这是徐公公送来的。”

季灵蓉打开一看,是她在宫外做的衣裳和腰带!

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一天就能出炉四件衣裳和一条腰带。

她让钱嬷嬷把衣服拿去简单的洗一下,用火烘干,今晚要穿,然后找了一个木盒把腰带放里面,又找了根丝带,给木盒包装了一下,最后系了一根蝴蝶结。

看着手中的木盒,想着今晚要穿的衣服,她情不自禁地露出微笑。

有些期待呢!

冷墨泽处理了一日的政务也没等到灵蓉去看他,心中有些不快,好不容易把紧要的奏折批阅完,已经到了晚膳时间。

他把徐公公叫了进来:“季贵妃在忙什么?”

徐公公道:“季贵妃娘娘刚刚让人送了晚膳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