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我怎么成了狠人大帝的哥哥?!(1 / 2)

“这......这是?”

枢机主教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表情。

作为地球上最巅峰的修炼者之一,他什么时候被人随意的一句话,就险些镇压了体内的信仰之力?

就连教宗也办不到这一点!

而且,他能感觉到,这句冰冷的话语,好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 隔着无尽的距离,传递而来的。

这就让得枢机主教更为惊疑不定。

一个人和他隔着无尽遥远的距离,还能仅用一句话,就险些镇压了他体内的信仰之力,这是何等手段?

这个突然发声的人,又是何等的强大?

“可是,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强大的存在?”

“地球之上, 无法斩道, 在这种情况之下,大能境界的修炼者,便是屹立于绝巅之上的强者了。”

“可我已经是大能境界的修炼者了,还没有哪个大能可以镇压我体内的信仰之力,更无法通过一句话镇压我的信仰之力了。”

枢机主教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难道那个突然发声的人,是地球之外的修炼者?毕竟,地球之外的其他星域,修炼者是没有不能斩道这个限制的,会存在圣人、大圣、准帝这些更高境界的存在。”

“但是,地球属于一个禁地,哪怕是躲藏在生命禁区里的古皇、至尊们,也无法隔着无尽遥远的空间,镇压地球上的一个大圣。”

“要知道,在以前,就算是拥有极道帝兵的羽化神朝,倾尽一个神朝的力量, 也对地球无可奈何, 更无法斩杀大能级别的修炼者。”

一时之间,各种各样的想法,在枢机主教的脑海当中,不断的浮现了出来。

。。。。。。。。

其实,这个时候,被这道声音给震动的人,不单单只有枢机主教,还有那些关注武敌和枢机主教战斗的那些人。

在距离弗兰德大教堂周边的那些建筑之上,有着一道又一道隐晦的目光,正在密切的关注着弗兰德大教堂的动静。

这些人,都是中土各大势力的人。

虽然,摄于教廷的强大实力,这些中土的势力,不敢介入到此事当中,更不敢保下武敌的性命。

但是,这些势力,还都派出了人,来打探这场战斗的情况。

毕竟, 无论是那个注定了会被杀掉的神秘少年,还是教廷的枢机主教,都是仙台境界的强大修炼者。

这样的强者,一举一动,都会牵动着无数人的注意力。

此刻,正当他们眼睁睁的看着神秘少年,即将被枢机主教斩杀的时候,竟然有一道遥远的声音传递而来,震慑住了枢机主教。

局势的这般变化,让得这些人都是瞪大了双眼。

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那道声音,蕴含着一种恐怖的能量,我这个四极境界的修士,感觉体内的能量,都被镇压了一般,都无法运转了。”

有个人惊呼说道。

而他的话音刚刚落下,站在不远处另一个房顶的中年男子,也苦笑着开口说道:

“别说是你这个四极境界的修炼者了,我这个化龙境界的修炼者,在那道声音传递而来的时候,体内的能量都被镇压住了。”

“天呐,仅仅凭借一句话,就镇压了一个区域内所有的修士,甚至,被镇压的修士当中,还不乏一些化龙境界的强大存在,发出声音的那个人,实力该是何等的强大。”

“已经强大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我感觉头皮有些发麻呀。”

狠人大帝从荒古禁地传递到地球上的一句话,便是震慑住了诸多宗门当中派遣而来的众多强者。

在这些强者当中,修为最低的,都是道宫境界的修炼者。

还有三十多个四极境界的修炼者。

甚至,还有五六名化龙境界的存在。

而现在,这些修炼者,全部都被狠人大帝的一句话给镇压了。

“这个突然出声的强者,是那个神秘少年的妹妹?真是没有想到,他竟然有一个势力这么强大的妹妹。”

“说的不错,中土和西方的所有人,都认为枢机主教亲自出手,那个神秘少年,绝对是死定了,但是,他这个强大的妹妹一出现,却是给事情的发展带来了转机。”

“是呀,哪怕枢机主教站在了大能境界的巅峰,距离斩道境界,也只有一步之遥,但是,也肯定不是这个少年妹妹的对手。”

无数对狠人大帝实力强大的惊叹之声,便是在弗兰德大教堂周围的建筑当中,此起彼伏的响彻而起。

“怪不得这个神秘少年,敢冒着得罪教廷的巨大风险,横推中土境内的所有大教堂,原来他有这么一个强大的妹妹呀。”

“呵呵,我要有这么一个实力强大的妹妹,我也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甚至,比这更胆大包天的事情,我也有胆子做。”

“人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便是有这么一个妹妹,说句实话,我也想有这么一个护哥哥的妹妹。”

一时之间,原本认为武敌必将惨死于枢机主教手下的这些人们,都纷纷转变了自己之前的看法。

。。。。。。。。

“在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存在这么强大的人!”

不过,虽然,枢机主教想不通那个发声的人实力有多强,但是,他却是知道,那个突然发声的神秘人,绝对拥有斩杀他的实力。

所以,为了保住自己的这条性命,枢机主教赶忙开口说道:

“前辈莫怪,之前,我并不知晓这位小兄弟是您的哥哥,所以,才对您的哥哥多有冒犯。”

“现在,我就放了您的哥哥,给您赔罪。”

嘴里一边说着话,枢机主教一边控制那个巨大手掌,将被攥在了掌心的武敌,给赶忙放了下来。

“呵呵,我哥哥不可辱,辱者必死!”

一道充满着肃杀之意的话语,再度跨越了无数光年,从北斗星域上的荒古禁地,传递到了地球之上。

“轰!”

“轰!”

“轰!”

紧接着,一道带着幽香的淡粉色花瓣,便是从璀璨的星空当中,缓缓的飘落了下来,向着枢机主教飘落而去。

一念花开,君临天下!

隔着无尽遥远的距离,狠人大帝出手了。

这个花瓣,蕴含着恐怖的威能,刚一出现,便是冻结了空间,让得枢机主教连动弹一下,都办不到。

“轰!”

“轰!”

“轰!”

甚至,枢机主教体内大能级别的信仰之力,也被冻结了一般,任凭他再如何去调动,都无法调动了。

“啊!”

当这片花瓣,落在枢机主教身上的那一刻,枢机主教的身体,就化为了无数飞灰,彻底的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哪怕此刻的狠人大帝身受重伤,哪怕地球是星空当中的禁地,哪怕狠人大帝身处无数光年之外的北斗星域......

但是,狠人大帝依然能轻易而举的斩杀教廷的枢机主教。

“嗯?”

而看着枢机主教被碾压的场景,武敌的神情有些呆滞。

要知道,在地球上斩杀一个大能的难度,不下于在其他星域斩杀一位准帝。

而且,隔着无尽遥远的距离,这难度又会增加上百倍。

这突然出手的人是谁?

“我是谁的哥哥?”

“那个出手的神秘人,应该是女的,而且,一出手还会出现花瓣......”

有些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在武敌的脑海当中,有一个非常大胆的猜测,缓缓的浮现了出来。

“难道......难道是狠人大帝?!”

“不是吧!”

据武敌所知,在遮天大世界的诸多强者当中,一出手就会出现花瓣的,好像也就只有才情无双的狠人大帝。

一念花开,君临天下。

“一次简简单单的人生模拟,我竟然真的成了狠人大帝的哥哥?”

“这......这......”

想到这里的时候,武敌忍不住再次吞咽了一口唾沫,他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去形容这件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