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异动(1 / 1)

有时梦境的真实让我忘却了这是梦,而现实的疲软也让自己想一头扎进好好沉浸,贴地飞行,往日穿越,模糊之中似乎想要昭示什么,倾诉着另一个世界的精彩。

我渐入佳境。

眼前是一个残破的村庄,我快步上前巡视一圈,只有一群幼童在路上爬行。这里的路都如此泥泞,像是刚下过一场雨一般。我看着这些幼童,那满手的泥渍下一步随时可能放入口中,心中不免一阵悲伤。

这里究竟是哪?我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意图测试这是否是梦境,但是除了脸上的一阵灼烧,就唯有悲伤弥漫于心。我按住那肿胀的面庞,寒风阵阵,直叫我心中发烫。

那阴雨的天色,像极了老家平淡的下午,虽然天依旧亮,但是毫无生气。我徘徊之后,见着幼童一嘴的泥,不免心中一惊,这都什么情况!

我上前将小孩扶正,拿起带水的叶子擦拭泥渍,一声“少爷”给我吓得不轻。我转头看向附近的小孩,却发现这群幼童都各自爬各自的,我站身想要细细打听时,背后一阵拉扯。

我立马转身一看,一个老头却笑吟吟的望着我,我心想着老头什么来历,突然阴森森的冒了出来,他立马给了我一个牌子,说道照顾好他们。我盯了一眼手中的牌子,再将目光集中于那个阴森的老头时,他却背向我走到村庄中央,我发力走过去时,他仿佛从未存在。

我再看了一眼村庄,依旧一个人都没有,除了地上的幼童。我仔细端详手中巴掌大的牌子,鸡蛋般重,上面些许磨损,跟个铁盒差不了多少。这些幼童也来了兴趣,见了我手中的牌子,像是见了奶瓶似的。

他们围了我一圈,数数也就十个,怎么会有这么多幼童呢?那个满嘴泥的家伙,还是满嘴泥,我抱起他打算找个有水的地给他洗洗时,我眼前却有着许多光点在闪耀。

我一步步上前,发现这些光点漫布在这个村庄。我拿起其中一个光点,它立马变成了指甲盖大小的石块,幼童兴奋的咿呀咿呀直叫,我心想这小家伙还不呆嘛,拿起这个石块在他头上晃来晃去。他也跟着双手直摆,我逗弄着放在他头上,他一把就盖住了石块,顺势就往嘴里咽。

我瞬间一呆,立马意识自己闯了大货,我慌忙的咧开他的嘴试图寻找石块的身影,但是手中的令牌一阵发烫,我直接扔了出去。但幼童又是咿呀咿呀的撇头指着,这家伙像个没事人似的,我在他嘴里却硬是找不到石块的影子,心想这下完了,这不得卡在嗓子眼了。

我惊恐之余,疑惑的发觉他还能咿呀咿呀的叫,是不是已经吃下去了,呼~,应该是没事了吧,我默默祈祷着。

我也不再敢逗着这幼童玩了,带他洗洗就算了。但这幼童咿呀咿呀个没完没了,莫不是这石头把他话匣子打开了,还是骂骂咧咧怪我逗他玩。

这小家伙若有其事的拍拍我,我看他人小鬼大,一嘴的泥配合着呀呀叫像是品味这泥巴和着石头味真不错,我心想等你上大号的时候就知道哪错了。

等我给他擦拭完,才想起手里的牌子被我丢了,我顺着来时的路找到了泥巴地里的牌子,发现它亮着奇异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