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鳌府(1 / 1)

府门旁的侍卫一字列开,这二十多个人力量坦度都达到了80,敏捷15,消耗值却高得吓人:体力300,精力300,脑力200。我常嘘一声,感觉这是虎穴,入不得。

领路年轻人笑脸盈盈,一副热切邀我作客的样子,我想起了门卫,再看看这里,一个个两米大汉围着门府,感觉高兴的还是太早了。

府内几乎见不到仆人,冷清异常,我和勘探娃娃一步步跟紧,想要说点什么。这年轻人却提前开口:“这位小公子怎么称呼啊?”我立马切换过来,见面攀谈时大家都没介绍。我想要脱口而出,却发现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称呼自己。我张嘴半天,蹦不出一个字,无论怎么讲,这里面都有考究,万一编错就难办了。

“嗯?”,年轻人回头看了我一眼,我支支吾吾,啊~了一声。

“ao?”,那分明是质疑的眼神,我立马改口,但嘴型就是拧不过来,那顺口就是一个“老”。年轻人呵呵一笑,我顺着话题介绍道,我俩是老家的人,这是我亲戚家的小孩出来见世面。名字实在是难编,见他没再问,我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我叫鳌直,祖上在此镇守了百年之久,后来生出变故,门府这才不受重用,今儿老兄来此作客,家中兄长想必十分开心。老兄你不必拘束,我这也没啥规矩,是个兄弟就做个朋友,你千万不要见外。”鳌直乐呵呵的直抒胸臆,我个扑腾半天的心渐渐的想要安缓下来。这会都19:15了,这天色为啥一点没变呢。

我再盯着令牌电量,还有98之多,这个游戏还挺耐打的。

入了府中,鳌氏一行都抱拳相迎,我一一回敬,大伙也是喜笑颜开。酒席之上,鳌氏家主鳌渊一聊起鳌氏,那说起来就是伟岸无边,横刀立马,别说沙场秋点兵,那是夏冬都得点,反正就是个浩浩荡荡,那激昂文字,酒水直飞,美其名曰大口喝酒大口吃肉。鳌氏兄弟也乐不拢嘴,这一个个看似二十出头的青年,和我像是一般大小。勘探娃娃嘴吃油后立马下席往外跑,鳌氏派了个仆人跟着伺候。

平日鳌府冷冷清清,都是因为征兵练兵需要,仆人们都随军安排了。今日的欢彩,似乎不可多得。

谈到家道变故,鳌渊顿时情绪就上来了,原是鳌与敖家一般亲,后来敖家得了权势和兵权,以同家扶持共同退敌为名圈走了鳌家大半根基。当时民朝集权和特权阶级并不是完全从属,之间也有勾心斗角的事,更有地方集团参与,鳌与敖联合自然为了自保。只是这样一来,得不到供给的鳌氏在此地只会越来越疲软。而此地时常兽潮,再厚的家底,也禁不起这样的消磨。

“这边兽潮多久一回?”我好奇的问道。正常来说都是一年一次,但是这边是每月一次,而且每次兽潮的兽种还各不相同,定级初、中、高、困难,它就可评价为高偏困难那一类。

“当着老公子的面,咱摊开了说,每次兽潮千至万的数量,除了部分中高级兽的残躯外,神石掉落的并不多,中小型的技能石顶多七八个,再往上特殊的一年也就一两个,我们这的兽潮,就是用来填肚子的。”鳌渊一脸赔本买卖的语气,让我这才想起技能石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