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意外的陨落(1 / 1)

(新书《修行从渔夫开始》已经发布,希望诸位书友可以继续支持沧有,谢谢大家)

“牛未杀伯仁,伯仁却因牛而死,这张空间之门符篆注定要消耗在这里,希望运气相随,祖神庇佑,空间之门,现”夔辰星眼中闪过一丝坚定的光芒,在将符篆撕开的时候一座漆黑色的时空之门出现,一种怪异的感觉充斥在他的心间,这种景象就像是在高空之中活生生雕刻出一座神秘的大门一样。

“小可爱们再见了,可惜尔等再也没有机会将老牛追的屁滚尿流了,这些鸠参就当做是你们的孝敬了”在即将迈入空间之门的时候,调皮心再次占据上风的夔辰星回过神来一句调笑,至于这些家伙能否听懂又有什么关系呢?

“啾啾啾”三条二阶上品的飞鸠鱼暴怒却又只能眼睁睁看着可恶的偷药贼消失在空中,一些威力惊妖的水属性灵术在空间之门面前同样黯然失色没有起到一丝阻拦的作用,当空间之门消失的时候不管飞鸠鱼有多么不甘心也只能选择黯然而退,一场大战下来不断扩散的血腥味正在吸引更多的妖兽前来。

“丫丫个呸,头晕眼花,这是没有一点副作用?若非老牛身强体壮早已经被空间之力撕扯成牛肉条,返回野驴岛后定然要将这无量商铺全部驱逐”浑身酸痛的夔辰星不断痛骂,同时心里也在不断庆幸着。

在迈入空间之门的时候,首当其冲的正是无孔不入的空间压力,漫长的传送过程也许三五秒,也许七八秒,简直是一种痛苦的折磨,在最后的时刻甚至产生一种似乎永远如法脱离其中的幻觉端的可怕。

稍微回过神来夔辰星已经开始大量周围的环境,最起码从效果上来说已经远离了飞鸠鱼群,周围再也感觉不到一点它们的气息和痕迹,这并没有让他有一点放松,因为周围乌漆嘛黑几乎不透一点光亮的海水告诉他这里并不是一个善地,也不是他所熟知的一些海域,也许一个新的麻烦正在缓缓浮现。

“本牛究竟是在何方?一处如此漆黑的海域应该是大名鼎鼎,为何老牛竟然没有一点印象?难不成是一块未曾开发的海域?”夔辰星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已经开始尝试放出神识探查周围的环境。

可惜在这陌生的海域一向无往而不利的神识竟然被压制的厉害,筑基九层修为几乎堪比一些金丹一层妖王的强大神识竟然只能探查方圆十丈范围之内,想要弄清楚身在何方以及如何离开只能另做他法。

“清灵之眼,破除虚妄,直奔本质,敕”夔辰星眼中射出一阵青光,这正是当年将清灵蛇蛇眸炼化后眼部神通清灵眼,在筑基前中期曾经立下汗马功劳帮助他数次在危机中保住性命,在神识没有作用的情况下只能一一尝试,选择一些有效的手段。

水中的漆黑显然不容易对付,用来破除虚妄的清灵眼一样力有未逮,未曾建功,夔辰星并没有气馁反而是在储物袋中取出一件件作用奇葩的灵器一一尝试,这正是多年来收藏狂妖的杰作,基本上全部都是在经过相一些灵岛的时候沿途购买,可惜一直未曾遇到可以用来一展神威的机会。

“追气神瓶,搜索气息,助我脱困,叱”一件二阶中品约莫有十厘米高的玉瓶忽的喷出一股亮白色光芒,在离开追气瓶千米之后犹如千女散花一般向漆黑的海域中不见踪影,前去搜寻附近可能存在的生命气息。

二阶中品追气瓶可以记录三千种完全不同种类的妖兽气息,一旦陷入危机中的时候同样可以搜寻方圆上千海里范围内的妖兽气息,甚至可以通过追踪妖兽气息脱困而出,最起码现在可以比神识搜索的范围更广。

二阶中品寻印玺一件雕龙画凤、十分豪奢,犹如人间代表皇帝的传承玉玺,可在周围五百海里范围搜寻两年内生物存在过的印记,若是有所发现一样可以沿着其离开的道路脱离困境,也算是一件比较适用于现在的宝物。

二阶下品追踪鼻套,一件由特殊灵材炼制可以大幅度提高夔辰星鼻子的灵敏度,一旦发挥效果纵然是拥有哮天犬血脉的妖修也不敢说能够稳赢,前前后后一共从储物袋内掏出十余件奇葩灵器,逐一进行演示唯恐错过有效的手段。

“这究竟是何地?不靠谱的传送之门也不知道将牛爷爷扔在了哪里,为何所有的宝物全部失去应有的效果?这些不知来源的黑水威力竟如此强悍?”半个时辰后所有的灵器所散发的光芒全部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好似这完全就像是一片死地,亘古以来从未有过生命存在,接下来应该何去何从一时间却让夔辰星挠头不已,当然对于自己的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百宝囊同样未曾失去信心,不断搜寻希望可以找到新的希望。

相对于目前过分的安静来说夔辰星宁愿与更加凶猛的敌妖大战一场,原本在茫茫大海之上最不缺少的就是各种品阶不同的妖兽甚至猛兽,越是安静的位置越是意味着危机,只有一些拥有绝对压制之力的强大存在才能让一片海域彻底安静下来,尤其是类似目前这种无法破除的困局。

“这里难不成是大名鼎鼎的石墨海沟?海底漆黑务必、伸手不见五指,可以压制妖修神识、六识等等一系列探查手段,这里唯一的一种生物是拇指粗细的石墨鱼,一旦出现成千上万无物不噬,会吞噬一切可食用之生命和食物,且石墨海沟处在海底森林的包围之中,这里是大量高阶妖兽生存的天堂”一道道信息如流水一般在脑海中闪过,夔辰星恍如梦醒方才初步确认所在的位置。

石墨鱼就像是北俱芦洲的各种类别的蚂蚁类妖兽一样,品阶不高单体实力不强,不过却可以完美实现量变产生质变、蚂蚁咬死大象的美丽梦想,在石墨鱼庞大的数量面前一切抵抗都是虚无的。

数万年前曾经有一位元婴期老祖依靠自身强大的修为强闯石墨鱼群抢夺一株珍贵的灵草,最终却落得一个肉体泯灭、只能依靠一些秘术侥幸保住元婴未损,可惜因为伤却根本只能落得郁郁而终的下场,一代老祖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甚是让妖凄凉,石墨鱼的威名同样因此而传播。

因此在明白现在的处境之后,夔辰星全身上下一个哆嗦,元婴期大神通者尚且落得如此下场,夔辰星一名筑基九层尚未凝结金丹的小妖又岂能安然身退?顿时一股股冷颤袭便全身,面对未来广袤修行之路他怎么能愿意陨落在这一个不知名的陌生海域内,内心强烈的求生欲望升腾而起。

“必须在石墨鱼出现之前逃之夭夭,否则今日过后定然成为一堆白骨”脑中一个坚定的念头闪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才能在漆黑的海域中找出一条生路,尤其是在几乎所有宝物全部被压制的情况下尤其成为一个难以解决的难题。

“不知这张二阶上品的寻蝶符能否助牛一臂之力”夔辰星望着手中最后一件宝物,二阶上品寻蝶符在炼制过程中融入一种名曰“彩蝶”的灵虫精魂,一旦被祭出可以找到距离最近的彩蝶所在的位置,这种一阶中品的彩蝶也是海外修炼界数量最多的一种灵虫之一,分布范围很是广泛。

“彩蝶彩蝶,彩衣飘飘,精魂重现,寻路追缘,敕”只听得夔辰星一声大喝随着符篆的燃烧一只拥有七种颜色的蝴蝶飘然出现,周围漆黑的海域对于它好像没有任何影响一般,待得适应环境之后,飘飘然扇起翅膀向一个方向飞去。

大喜之下的夔辰星大踏步前行,可惜天不遂牛愿,这种顺利约莫持续一刻钟的时间,只见一条细长长满疙瘩的舌头蓦然出现将彩蝶精魂卷入口中消失的无影无踪,怒气升腾可惜尚未有机会将罪魁祸首斩杀发泄,一阵阵游动的声音已经隐隐出现在耳边,醒悟过来的他再也顾不得其他任何事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寻蝶符原本选定的方向逃走。

“难道最近祖神他老人家打瞌睡了?所有的庇佑全部消失了?为何最近一段时间总是在不断的倒霉之中?”夔辰星逃跑的路上尚且没有忘记自我嘲笑,当然平日里常用的灵器同样已经祭出准备决战。

可惜一切都已经超出预料之外,半个时辰的逃跑之后反而陷入更大的石墨鱼群中,这些饥饿的小家伙显然不愿意放弃到口的美食,一个个蹬着通红的鱼眼,喘着粗气前赴后继向夔辰星展开攻击。

面对从不同方向源源不断的进攻他并没有放弃抵抗,符篆的爆炸、灵术的攻击,灵器的自爆,激烈的交战一直持续超过一天一夜上万条石墨鱼死在他的反击之下,可惜牛力终有尽当第一条石墨鱼钻入他强壮的身躯吞噬鲜血的时候其实结局已经注定。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尚未凝结金丹陨落于此,不甘,不甘,不甘,若有来世定要将这不公平的世道搅它一个天翻地覆”随着声音的降低,一心向道的夔辰星全身上下已经成为石墨鱼的天下,待得没有一点价值后只留下累累白骨仍在着黑暗的海域。